標題: 美歌之音(192)
無頭像
真一本体
等待驗證會員


帖子 936
註冊 2012-5-23
用戶註冊天數 3109
發表於 2012-10-31 18:27 
124.135.203.131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美歌之音(192) 孙中山先生论民族主义 (一九二一年三月六日)

列位同志!

今天是中国国民党特设办事处开成立会,兄弟先有一个感想,就是 我们的中国国民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可说一说。回想从前我们推翻满清,建设共和,组织了一个国民党。这个国 民党关系中国底前途很大,自从国民党横被解散 ,中国就乱,且乱过不了。可知历年的祸乱,民不聊生,都是国民党解散的反响。 我们国民党虽时与那些国贼奋斗,然而北方底各省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入我们范围, 南方亦只有广东一片干净土成立了支部。诸君第一要明白这个中国国民党不是政党 ,是一种纯粹的革命党。当民国二年国民党解散,我们同志出亡海外?

即由海外同志组织中华革命党继续革命。今日用的这个中国国民党,实在就是中华革命党。 但是无论名目如何,实质总是一样的。

共和建设虽已十年,基础未固,不能算为成功,就是本党的责任并未终了,仍须努力奋斗的 ,必待共和基础十分巩固,才算成功。且我们中国国民党 ,与其他的种种政党大不相同,?如民未清初时候,有些明朝的遗老组织天地会。他的宗旨在反清复明,光复汉族,本来也是一个革命党,不过他们只主张民族的革命,所以不同。我们底革命,乃主张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革命党。

三民主义,什么叫三民主义?就是民族、民权、民生。那个时候满虏正盘踞中原,革命家只致力于民族主义,而于民权、民生二主义都未置意。五权 宪法,关系开国的建设方针极大!在未光复以前,党人一般底心理,以为一经光复 ,就可达到国利民福底目的。于今乃知不能,这个都是当日同志仅知重在民族主义 ,而轻视民权、民生二主义之过,亦即是我们本党已达目的,亦不能稳固,何况今日民族主义还没有完全达目的呢?!

一、民族主义 何以说民族主义还没有完全达到目的呢?自从满州来到中国,我们汉族被他征服二百几十年之久。今日满虏虽被推翻,光复汉业,是吾民族尚未能自由独立。这个原因,就是本党只做了消极的功夫,没做积极的功夫。自欧战告终,世界局面一变,潮流所趋,都注重到民族自决。我中国尤为世界民族中底最大问题。在东亚底国家严格讲起来,不过一个暹罗,一个日本,可称是完全底独立国。中国幅员广大,人民众多,比较他们两国何止数十倍。但是幅员很大,人民虽多,只可称个半独立国罢了。这是什么原故呢?就是吾党之错误。自光复之后,就有世袭的官僚,顽固的旧党,复辟的宗社党,凑合一起,叫做“五族共和 ”

岂知跟本错误就在这个地方。讲到五族的人数,藏人不过四五十万,蒙古人不过百万,满人只二百万,回教虽众,大都汉人。讲到他们的形势,满州既处日人势力 之下,蒙古向为俄人范围,西藏亦几成英国的囊中物,足见他们皆无自卫的能力,我们汉族应帮助他才是。汉族号称四万万,或尚不止此数,而不能真正独立组一完全 汉族的国家,实是我们汉族莫大的羞耻,这就是本党的民族主义没有成功。 由此可知,本党尚须在民族主义上做功夫,务使满、蒙、回、藏同化于我汉族,成一大民族主义的国家。试看彼美国,在今是号称世界最强、最富的民族国家。他的民族结合,有黑种,有白种,几不下数十种白种,为世界中民族最多的联合体。自美国国家成立,有英国人、荷兰人、德国人、法国人,参加入他的组织中。美国全 部人口一万万,德国人种在美国的约有二千万,实占他的人口总数五分之一;其他英、荷、法各种人在美国的数也不少。何以美国称英、荷、法、德 、美,而称美利坚呢?要知美利坚的新民族,乃合英、荷、法、德种人同化于美而成的名词,亦适成其为美利坚民族,为美利坚民族,乃有今日光华灿烂的美国。看看民族的作用伟大不伟大?美国的民族主义,乃积极的民族主义,不能笼统讲五族 ,应该讲汉族的民族主义。或有人说五族共和揭橥已久,此处单讲汉族,不虑满、 蒙、回、藏不愿意吗?此层兄弟以为可以不虑。彼满州之附日,蒙古之附俄,西藏 之附英,即无自卫能力的表征。然提撕振拔他们,仍赖我们汉族。兄弟现在想到一处调和的方法,即拿汉族来做个中心,使之同化于我,并且为其他民族加入我们组织建国的机会。仿美利坚民族的规模,将汉族尽管扩为中华民族,组成一个完全的单一民族国家,与美国同为东西半球二大民族主义的国家。 民族主义国家,必有种种的关系因果,有历史的关系亦有地球的关系。如瑞士国,他那国家已成了一个完全的民族主义的国家。瑞士位于欧洲中部, 他的国界,一面与法接壤,一面与德接壤,又一面与意大利接壤。但国土无论与何国交界,或与法国交界,或与德国交界,或与意国交界,其人民的语文、种族皆与相同,而又能组 成一完全的瑞士民族的国家,是真难得。且瑞士为行使直接民权的国家,法国则为间接民权国家。全世界中行使直接的民权,以瑞士为第一,民权发达一臻极则,国内的政治及民族结合,与美国大致相同,真是我们一极好的先例。 故将来无论何种民族参加于我中国,务使尽化于我汉族。本党所持的民族主义,乃积极的民族主义。诸君不要忘记。




--------------------
“真善忍”是法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


花木兰 發表於: April 27, 2009 08:06 am



Advanced Member


群組: Admin
發表總數: 153
會員編號: 5
註冊日期: December 20, 2008


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


自 序
  
  自《建国方略》之《心理建设》、《物质建设》、《社会建设》三书出版之后,予乃从事于草作《国家建设》,以完成此帙。《国家建设》一书,较前三书为独大,内涵有《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五权宪法》、《地方政府》、《中央政府》、《外交政策》、《国防计划》八册。而《民族主义》一册已经脱稿,《民权主义》、《民生主义》二册亦草就大部,其他各册,于思想之线索。方拟全书告竣,乃出而问世。不期十〈一〉年六月十六陈炯明叛变,炮击观音山,竟将数年心血所成之各种草稿,并备参考之西籍数百种,悉被毁去,殊可痛恨!
  兹值国民党改组,同志决心从事攻心之奋斗,亟需三民主义之奥义、五权宪法之要旨为宣传之资。故于每星期演讲一次,由黄昌谷君笔记之,由邹鲁君读校之。今民族主义适已讲完,特先印单行本,以饷同志。惟此次演讲既无暇晷以预备,又无书籍为参考,只于登坛之后随意发言,较之前稿,遗忘实多。虽于付梓之先,复加删补,然于本题之精义与叙论之条理印证之事实,都觉远不如前。尚望同志读者,本此基础,触类引伸,匡补阙遗,更正条理,使成为一完善之书,以作宣传之课本,则其造福于吾民族、吾国家诚无可限量也。

                                      民国十三年三月三十日

                                       孙文序于广州大本营

民族主义第一讲(一月二十七日)

诸君:

今天来同大家讲三民主义。什么是三民主义呢?用最简单的定义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什么是主义呢?主义就是一种思想、一种信仰和一种力量。大凡人类对于一件事,研究当中的道理,最先发生思想;思想贯通以后,便起信仰,有了信仰,就生出力量。所以主义是先由思想再到信仰,次由信仰生出力量,然后完全成立,何以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呢?因为三民主义系促进中国之国际地位平等、政治地位平等、经济地位平等,使中国永久适存于世界。所以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三民主义即是救国主义,试问我们今日中国是不是应该要救呢?如果是认定应该要救,那么便信仰三民主义。信仰三民主义便能发生出极大势力,这种极大势力便可以救中国。
  今天先讲民族主义。这次国民党改组所有救国方法,是注重宣传,要对国人做普通的宣传,最要的是演明主义。中国近十余年来,有思想的人对于三民主义都听惯了,但是要透彻了解他,许多人还做不到。所以今天先把民族主义来同大家详细的讲一讲。
  什么是民族主义呢?按中国历史上社会习惯诸情形讲,我可以用一名简单话,民族主义就是国族主义。中国人最崇拜的是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所以中国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没有国族主义。外国旁观的人说中国人是一片散沙,这个原因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因为一般人民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久,没有国族主义。中国人对于家族和宗族的团结力非常强大,往往因为保护宗族起见,宁肯牺牲身家性命。象广东两姓***,两族的人无论牺牲多少生命财产,总是不肯罢休,这都是因为宗族观念太深的缘故。因为这种主义深入人心,所以便能替他牺牲。至于说到对于国家,从没有一次具极大精神去牺牲的。所以中国人的团结力,只能及于宗族而止,还没有扩张到国族。
  我说民族主义就是国族主义,在中国是适当的,在外国便不适当。外国人说民族和国家便有分别。英文中民族的名词是“哪逊”“哪逊”这一个字有两种解释:一是家族,一是国家。这一个字虽然有两个意思,但是他的解释非常清楚,不容混乱。在中国文中,一个字有两个解释的很多。即如“社会”两个字,就有两个用法:一个是指一般人群而言,一个是指一种有组织之团体而言。本来民族与国家相互的关系很多。不容易分开,但是当中实在有一定界限,我们必须分开什么是国家,什么是民族。我说民族就是国族,何以在中国是适当,在外国便不适当呢?因为为中国自秦汉而后,都是一个民族造成一个国家。外国有一个民族造成几个国家,他们国内的民族是用白人为本位,结合棕人、黑人等民族,才成“大不列颠帝国”。所以在英国说民族就是国族,这一句话便不适当。再象香港,是英国的领土,其中的民族有几十万人是中国的汉人参加在内,如果说香港的英国国族就是民族,便不适当。又象印度,现在也是英国的领土,说到英国国族起来,当中便有三万万五千万印度人。如果说印度的英国国族就民族,也是不适当。大家都知道英国的基本民族是盎格鲁撒逊人。所以在外国便不能说民族就是国族。但是族和国家是人一定界限的,我们要把他分别清楚有什么方法呢?最适当的方法,是民族和国家根本上是用什么力造成的。用中国的政治历史来证明,中国人说王道是顺乎自然,换一句话说,自然力便是王道。用王道造成的团体,便是国族。武力就是霸道,用霸道造成团体,便是国家。象造成香港的原因,并不是几十万香港人欢迎英国人而成的,是英国人用武力割据得来的。因为从前中国和英国打仗,中国打败了,把香港的人民和土地割归到英国,久而久之,才造面现在的香港。又象英国造成今日的印度,经过的情形也是同香港一样。英国现在的领土扩张到全世界,所英国人有一句话说“英国无日落”。换一句话说,就是每日昼夜,日光所照之地,都有英国领土。譬如我们在东半球的人,由日出算起,最先照到纽丝兰、澳洲、香港、星加坡,西斜照到锡兰、印度,再西到阿颠、马儿打,更西便照到国。再轮到西半球,便有加拿大,而循环到香港、星加坡。故每日二十四点钟,日光所射之时,必有英国领土。象英国 这样大的领土,没有一处不是用霸道造成的。自古及今,造成国家没有不是用霸道的。至于造成民族便不相同,完全是由于自然,毫不能加以勉强。象香港的几十万中国人,团结成一个民族,是自然而然的。无论英国用什么霸道,都是不能改变的。所以一个团体,由于王道自然力结合而成的是民族,由于霸道人为力结合而成的便是国家,这便是国家和民族的分别。
  再讲民族的起源。世界人类本是一种动物,但和普通的飞禽走兽不同。人为万物之灵。人类的分别,第一级是人种,有白色、黑色、红色、黄色、棕色五种之分。更由种细分,便有许多族。象亚洲的民族,著名的有蒙古族、巫来族、日本族、满族、汉族。造成这种种民族的原因,概括的说是自然力,分析起来便很复杂。当中最大的力是“血统”。中国人黄色的原因,是由于根源黄色血统而成的。祖先是什么血统,便永远遗传成一族的人民,所以血统的力是很大的。次大的力是“生活”。谋生的方法不同,所结成的民族也不同。象蒙古人逐水草而居,以游牧为生活,什么地方有水草,便游牧到甚么地方,移居到什么地方。由这种迁居的习惯,也可结合成一个民族。蒙古能够忽然强*。就本于此,当蒙古最强朝的时侯,蒙元的兵力,西边征服中央亚细亚、阿刺伯及欧洲之部分,东边统一中国,几几乎征报日本,统一欧亚。其他民族最强盛的象汉族,当汉唐武力最大的时候,西边才到里海。象罗马民族武力最大的时候,东边才到黑海。从没有那一个民族的武力,能够及乎欧亚两洲,象蒙元的蒙古民族那样强盛。蒙古民族之所以能够那样强盛的原因,是由于他们人民的生活是游牧,平日的习惯便有行路为怕远的长处。第三大的力是“语言”。如果外来民族得了我们的语言,便容易被我们感化,久而久之,逐同化成一个民族。再反过来,若是我们知道外国语言,也容易被外国人同化。如果人民的血统相同,语言也同,那么同化的效力便更容易。所以语言也是世界上造成民族很大的力。第四个力是“宗教”。大凡人类奉拜相同的神,或信仰相同的祖宗,也可结合成一个民族。宗教在造成民族的力量中,也很雄大。象阿剌伯和犹太两国已经亡了许久,但是阿剌伯人和犹术人至今还是存在。他们国家虽亡,而民族之所以能够存在的道理,就是因为各有各的宗教。大家都知道现在的犹术人散在各国的极多,世界上极有名的学问家象马克思,象爱因斯坦,都是犹太人。再象现在英国各国的资本势力,也是被犹太人操纵。犹太民族的天质是很聪明的,加以宗教之信仰,故虽流离迁徒于各国,犹能维持其民族于长久。阿剌伯人所以能够存在的道理,也是因为他们有谟罕墨德的宗教。其他信仰佛教极深的民族象印度,国家虽然亡到英国,种族还是永远不能消灭。第五个力是“风俗习惯”。如果人类中有一种特别相同的风俗习惯,久而久之,也可行结合成一个民族。我们研究许多不相同的人种,所以能结合成种种相同民族的道理,自然不能不归功于血统、生活、语言、宗教和风俗习惯这五种力。这五种力,是天然进化而成的,不是用武力征服得来的。所以用这五种力和武力比较,便可以分别民族和国家。
  我们鉴于古今民族生存的道理,要救中国,想中国民族望远存在,必要提倡民族主义。要提倡民族主义,必要先把这种主义完全了解,然后才能发挥光大,去救国家。就中国的民族说,总数是四万万人,当中参杂的不过是几百万蒙古人,百多万满洲人,几百万西藏人,百几十万回教之突厥人。外来的总数不过一拮万人。所以就大多数说 ,四万万中国可以说完全是汉人。同一血统、同一语言文字,同一宗教、同一习惯,完全是一个民族。我们这种民族,处现在世界上是什么地位呢?用世界上各民族的人数比较起来,我们人数最多,民族最大,文明教化有四千多年,也应该和欧美各国并驾齐驱,但是中国的人只有家族和宗教的团体,没有民族的精神,所以虽有四万万人结合成一个中国,实在是一片散沙,弄到今日,是世界上最贫弱的国家,外国际中最低下的地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的地位在此时最为危险。如果再不留心提倡民族主义,结合四万恨人成一个坚固的民族,中国便有亡国灭种之忧。我们要挽救这种危亡,便要提倡民族主义,用民族精神来救国。
  我们要提倡民族主义来挽救中国危亡,便先要知道我们民族的危险是在什么地方。要知道这种危险的情形,最好是拿中国人和列强的人国比较,那便更易清楚。欧战以前,世界上号称列强的有七八国,最大的人英国,最强的国有德国、奥国、俄国,最富的有美国、新起的日本和意大利。欧战以后,倒了三国,现在所剩的头等强国,只有英国、美国、法国、日本和意大利。英国、法国、俄国、美国都是以民族立国。英国发达,所用民族的本位是盎格鲁撒逊人,所用地方的本位是英格兰和威乐斯,人数只有三千八百万,可以叫做纯粹英国的民族。这种民族在现在世界上是最强盛的国家。推到百年以前,人数只有一千二百万,现在才有三千八百万,在此百年之内便加多三倍。
  我们东方有个岛国,可以说是东方的英国,这个国家就是日本。日本国也是一个民族造成的,他们的民族叫做在和民族。自开国到现在,没有受过外力的吞并,虽然以蒙元蒙古的强盛,还没有征服过他。他们现在的人口,除了高丽、台湾以外,是五千六百万。百年以前人口的确数,很难稽考,但以近来人口增加率之比例计算,当系增加三倍。故百年以前的日本人口,约计在二千万上下。这种大和民族的精神,至今还没有丧失。所以乘欧化东渐,在欧风美雨中,利用科学新法发展,维新五十年,便成现在亚洲最强盛的国家,和欧美各国并驾齐驱,欧美人不敢轻视。我们中国的人口比那一国都要多,至今被人轻视的原故,就是一则有民族主义,一则无民族主久。日本未维新之前,国势也是很衰微,所有的领土不过四川一省大,所有的人口不及四川一省多,也受过外国压制的耻辱。因为他们有民族主义的精神,所以便能发奋为雄,当中经过不及五十年,便由衰微的国家变成强盛的国家。我们要中国强盛,日本便是一个好模范。
  用亚洲人和欧洲人比,从前以为世界上有聪明才智的只有白人,无论什么事都被白人垄断。我们亚洲人因为一时无法可以得到他们的长处,怎样把国家变成富强?所以对于国家富强的心思,不但中国人失望,就是亚洲各民族的人失望。到了近来忽然兴起一个日本,变成世界上头等富强的国家。因为日本能够富强,故亚洲各国便生出无穷的希望,觉得日本从前的国势也是和再起的安南、缅甸一样,现在的安南、缅甸便比不上日本。因为日本人能学欧洲,所以维新之后便赶上欧洲。当欧战停止之后,列强在华赛尔讨论世界和平,日本的国际地位列在五大强国之一。提起关于亚洲的事情,列强都是听日本主持,惟日本马首是瞻。由此便可知,白人所能做的事,日本人也可以做。世界上的人种虽然有颜色不同,但是讲到聪明才智,便不能说什么分别。亚洲今日因为有了强盛的日本,故世界上的白种人不但不敢轻视日本人,并且不敢轻视亚洲人。所以日本强盛之后,不但是大和民族可以享头等民族的尊荣,就是其他亚洲人也可抬高国际的地位。从前以为欧洲人能够做的事,我们不能够做。现在日本人能够学欧洲,便知我们能够学日本。我们可以学到象日本,也可知将来可以学到象欧洲。
  俄国在欧战的时候,发生革命,打破帝制,现在成一个新国家,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和从前在不相同,他们的民族叫做斯拉夫,百年以前的人口是四千万,现在有一万〈万〉六千万,比从前加多四倍,国力也比从前加大四倍。近百年以来,俄国是世界上顶强的国家,不但是亚洲的日本、中国怕他侵入,就是欧洲的英国、德国也怕他侵入。他们在帝国时代,专持侵略政策,想扩张领土。现在俄国的疆土占欧洲也到一半,领土跨占欧亚两洲;他们这样大的领土,都是从侵略欧亚两洲而来。当日俄之战时,各国人都怕中国被俄国侵占后,又再去侵略世界各国,各国都被俄国侵占。俄国人本有并吞世界志气,所以世界各国便想法来抵制,英日联盟就是为抵制这项政策。日俄战后,日本把俄国赶出高丽、南满以外,逐推翻俄国侵略世界的政策,保持东亚的领土,世界上便生出一个大变化。自欧战以后,俄国人自己推翻帝国主义,把帝国主义的国家变成新社会主义的国家,世界上又生出一个更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成功不过六年。他们在社六年之中,改组内部,把从前用武力的旧政策,改成用和平的新政策。这种新政策,不但是没有侵略各国的野心,并且抑强扶弱,主持公道。于是世界各国又来怕俄国,现在各国怕俄国的心理,比从前还要厉害。因为那种和平新政策,不但是打破俄国的帝国主义,并且打破世界的帝国主义;不但是打破世界的帝国主义,并且打破世界的资本主义。因为现在在各国表面上的政权,虽由政府作主,但是实在由资本家从中把持,俄国的新政策要打破帝种把持,故世界上的资本家便大恐慌,所以世界上从此便生出一个很大的变动。因为这个大变动,此后上的潮流也随之改变。
  就欧洲战争的历史说,从前发生国际战争,最后的欧战是德、奥、土、布诸同盟国和英、法、俄、日、意、美诸协商国两方战争,经过四年的大战,始筋疲力尽,双方停止。经过这次大战之后,世界上先知先觉的人,逆料将来欧洲没有烧点可以引起别种国际战争,所不能免的或者是一场人种的战争,象黄和白人战争之例。但自俄国新变动大发生之后,就我个人观察已往的大势,逆料将来的潮流,国际间大战免不了的。但是那种战争,不是起于不同种之间,是起于同种之间,白种与白种分开来战,黄种同黄种分开来战。那种战争是阶级战争,是被压迫者和横暴着的战争,是公理和强权的战争。俄国革命以后,斯拉夫民族生出了什么思想呢?他们主张抑强扶弱,压富济贫,是专为世界上伸张公道打不平的。这种思想宣传到欧洲,各种弱小民族都很欢迎,现在最欢迎的是土耳其。土耳其在欧洲之提,最贫最弱,不能振作,欧洲人都叫他做“近东病夫”,应该要消灭。到了欧战,加入德国方面,被协商国打败了,各国更想传把他瓜分,土耳其几乎为能自存。后来俄国出来打不平,助他赶走希腊,修改一切不平等的条约,到了现在,土耳其虽然不能成世界上和头等强国,但是已经成了欧洲的二三等国。这是靠什么力量呢?是全靠俄国人的帮助。由此推论出来,将来的趋势,一定是无论那一个民族或那一个国家,只要被压迫的或委曲的,必联合一致,去抵抗强权。那些国家是被压迫的呢?当欧战前,英国、法国、要打破德意志的帝国主义,俄国也加入他们一方面,后来不知道牺牲了多少生命财产,中途还要回师,宣布革命。这是什么原故呢?是因为俄国人受压迫太甚,所以要去革命。实行他们的社会主义,反抗强权。当时欧洲列强反对这种主义,所以共同出兵去打他,幸而俄国有斯拉夫民族的精神,故终能打破列强。至今列强对于俄国,武力上不能反对,便不承认他是国家,以为消极的抵制(现在英国已正式承认俄国)。欧洲各国何以反对俄国的新主义呢?因为欧洲各国人是主张侵略,有强权,无公理。俄国的新主义,是主张以公理扑灭强权的。因为这种主张和列强相反,所以列强至今还想消灭他。俄国在没有革命之前,也主张有强权无公理,是一个很顽固的国家,现在便反对这项主张。各国因俄国反对这项主张,便一齐出兵打俄国。因为这个原故,所以说以后战争是强权战争和公理战争。今日德国是欧洲受压迫的国家;亚洲除日本以外,所有的弱小民族都是被强暴的压制,受种种痛苦,他们同病相怜,将来一定联合起来去抵抗强暴的国家。那些被压迫的国家联合,一定去和那些强暴的国家抵命一战。推到全世界,将来白人主张公理的和黄人主张公理的一定是联合起来,白人主张强权的和黄人主张强权的也一定是联合起来。有了这两种联合,便免不了一场大战,这便是世界将来战争之趋势。
  德国在一百年前,人口有二千四百万,经过欧战之后,虽然减少了许多,但现在还有六千万。这一百万内增加了两倍半。他们的人民叫做条顿民族,这种民族和英国人相近,是聪明的,所以他们的国家便很强盛。经过欧战以后,武力失败,自然要主张公理,不能主张强权。
  美国人口,一百年前不过九百万,现在有一万万以上。他们的增加率极大,这百年之内加多十倍。他们这些增加的人口,多半是由欧洲移民而来,不是在本国生育的。欧洲各国的人民,因为近几十年来,欧洲地狭人稠,在本国没有生活,所以便搬到美国来谋生活。因为这个原故,美国人口便增加多是由于容纳,美国人的种族比那一国都要复杂,各洲各国的移民都有,到了美国之后就熔化起来,所谓合一炉而冶之,自成一种民族。这种民族,既不是原来的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又不是意大利人和其他南欧洲人,另外是一种新民族,可以叫做美利坚民族。美国因为有独立的民族,所以便成世界上独立的国家。
  法国人是拉丁民族。拉丁民族散在欧洲的国家有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移到美洲的国家有墨西哥、比鲁、芝利、哥仑比亚、巴西、阿根延和其他中美洲诸小国。因为地南美洲诸国的民族都是拉丁人,所以美国人都把他们叫做拉丁美利坚。法国人口增加很慢,百年之前有三千万,现在有三千九百万,一百年内不过增加四分之一。
  我们现在把世界人口的增加率,拿来比较一比较。近百年之内,在美国增加十倍,英国增加三倍,日本也是三倍,俄国是四倍,德国是两倍半,法国是四分之一。这百年之内人口增加许多的原故,是由科学昌明,医学发达,卫生的设备一年比一年完全,所以减少死亡,增加生育。他们人口有了这样增加的迅速,和中国有什么关系呢?用各国人口的增加数和中国的人口来比较,我觉毛骨耸然!譬如美国人口百年前不过九百万,现在便有一万万多,再过一百年,仍然照旧增加,当有十万万多。中国人时常自夸,说我们人口多,不容易被人消灭。在蒙元入主中国以后,蒙古民族不但不能消灭中国人,反被中国人同化。中国人不但不亡。并且吸收蒙古人。满洲人征服中国,统治二百六十多年,满洲民族也没有消灭中国人,反为汉族所同化,变成汉人,象现在许多满人都加汉姓。因为这个原故,许多学者便以为纵让日本人或白人来征服中国,中国人只有吸收日本人或白种人的,中国人可以安心罢,殊为知百年之后,美国人口可加到十万万,多过我们人口两倍半,从前满洲人不牟征服中国民族,是因为他们只有一百几十万人,和中国的人口比较起来,数目太少,当然被中国人吸收。如果美国人来征服中国,姥百年之后,十个美国人中只参杂四个中国人,中国人便要被美国人所同化。诸君知道,中国四万万人是什么时候调查得来呢?是满清乾隆时候调查得来的。乾隆以后没有调查,自乾隆到现在将及二百年,还是四万万人。百年之前是四万万,百年之后当然也是四万万。法国因为人口太少,奖励生育,如果一个人生三子的便有奖,生四五子便有大奖,如果生双胎的更格外有奖,男子到了三十岁不娶,和女子到了二十岁不嫁的,便有罚。还是法国奖励生育的方法。至于法国人口,并不减少,不过他们的增加率没有别那一样大罢了。且法国以农业立国,国家富庶,人民家给户足,每日都讲究快乐。百年前有一个英国学者,叫做马尔赛斯,他因为忧世界上的人口太多,供给的物产有限,主张减少人口。曾创立一种学说,谓:“人口增加是几何级数,物产增加是数学级数。”法国人因为讲究快乐,刚他们的心理,便极欢迎马氏的学说,主张男子不负家累,女子不要生育。他们所用减少人口的方法,不但是用这种种自然方法,并且用许多人为的方法。法国在百年以前的人口比各国都要多,因为马尔赛斯的学说宣传到法国之后很被人欢迎,人民都实行减少人口。所以弄到今日,受人少的痛苦,都是因为中了马尔赛斯学说的毒。中国现在的新青年,也有被马尔赛斯学说所染,主张减少人口的。殊不知法国已知道了减少人口的痛苦,现在施行新政策,是提倡增加人口,保存民族,想法国的民族和世界上的民族永久并存。
  我们的人口今日究竟有多少呢?增加的人数虽然不及英国、日本,但自乾隆时算起,至少也应该有五万万。从前有一位美国公使叫做乐克里耳,到中国各处调查,说中国的人口最多不过三万万。我们的人口到底有多少呢?在乾隆的时候已经有了四万万,若照美国公使的调查,则已减少四分之一。就说是现在还是四万万,以此类推,则百年之后恐怕仍是四万万。
  日本人口现在有了六千万,百年之后,应该有二万万四千万。因为在本国不能生活,所以现在便向各国诉冤,说岛国人口太多,不能不向外发展,向东走到美国,加利佛尼亚省便闭门不纳;向南走到澳洲,英国人说:“澳洲是白色人的澳洲,别色人种不许侵入。”日本人因为到处被拒绝,所以便向各国说情,说日本人无路可走,所以不能不经营满洲、高丽。各国也明白日本人的意思,便容纳他们的要求,以为日本殖民到中国于他们本国没有关系。
  一百年之后,全世界人口一定要增加好几倍。象德国、法国因为经过此次大战之后,死亡太多,想恢复战前状态,奖励人口生育,一定要增加两三倍。就现在全世界的土地与人口比较,已经有了人满之患,象这次欧洲大战,便有人说是“打太阳”的地位。因为欧洲列强多半近于寒带,所以起战争的原故,都是由于互争赤道和温带的土地,可以说是要争太阳之光。中国是全世界气候最温和的地方,物产顶丰富的地方,各国人所以一时不能来吞并的原因,是由他们的人口不增加,他们的人口增加到很多,他们便用多数来征服少数,一定要并吞中国。到了那个时候,中国不但是失去主权,要亡国,中国人并且要被他们民族所消化,还要灭种。象从前蒙古、满洲征服中国,是用不数征服多数,想利用多数的中国人做他们的奴隶。如果列强将来征服中国,是用多数征服少数,他们便不要我们做奴隶,我们中国人到那个时候边奴隶也做不成了!




--------------------
“真善忍”是法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


花木兰 發表於: April 27, 2009 08:06 am



Advanced Member


群組: Admin
發表總數: 153
會員編號: 5
註冊日期: December 20, 2008


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二讲


  自古以来,民族这所以兴亡,是由于人口增减的原因很多,此为天然淘汰。人类因为遇到了天然淘汰力,不能抵抗,所以古时有很多的民族也很古,从有稽考以来的历史讲,已经有了四千多年。故推究我们的民族,自开始至今,至少必人五六得年。当中受过了许多天然力的影响,遗传到今日。和世界的民族比较,我们还是最多最大的,是我们民族所受的天惠,比较别种民族独厚,故经过开时人事种种变更,自有历史四千多年以来,只见文明进步,不见民族衰微。代代相传,到了今天,还是世界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一般乐观的人,以为中国民族,从前不知经过了多少灾害,至今都没有灭亡,以后无论经过若何灾害,是决不至灭亡的。这种论调,这种希望,依我看来,是不对的。因为就天然淘汰力说,我们民族或者可以生存,但是世界中进化力,不止一种天然力,是天然和人为力凑合而成。人为的力量,可以巧夺天工,所谓人事胜天。这种人为的力,最大的有两种,一种政治力,一种是经济力,这两种力关系于民族兴亡,比较天然力还要大,我们民族处在今日世界潮流之中,不但是受这两种力的压迫,并且深中这两种力的祸害了。

  中国几千年以来,受过了政治力的压迫以至于完全亡国,已有了两次,一次是蒙元,一次是清廷。但是这两次亡国,都是亡于少数民族,不是亡于多数民族,总被我们多数民族所同化。所以中国在政权上,虽然亡过了两次,但是民族还没的受过大损失,至于现在列强民族的情形,便和从前大不相同。一百年以来。列强人口增加到很多,上次已经比较过了。象英国、俄国的人口增加三四倍,美国增加十倍,照已往一百年内的增加,推测以后一百年的增加,我们民族在一百年以后,无论所受的天惠怎么样深厚,就很难和列强的民族并存于世界。比如美国的人口,百年前不过九百万,现在便有一万万以上,再过一百年就有十万万以上。英、德、俄、日的人口,都是要增加好几倍。由此推测,到百年之后,我们的人口便变成了少数,列强人口便变成了多数。那时候中国民族纵然没有政治力和经济力的压迫,单以天然进化力来推论,中国人口便可以灭亡。况且在一百年以后,我们不但是要受天然力的淘汰,并且要受政治力和经济力的压迫,单以天然进化力来推论,中国人口便变可以灭亡。况且在一百年以后,我们不但是要受天然的淘汰,并且要受政治力和经济力的压迫,此两种力比较天然力还要快而且烈,天然力虽然慢,也可以消灭很大的民族。在百年前,有一个先例可以用来证明的,是南北美洲的红番民族。美洲在二三百年前完全为红番之地,他们的人数很多,到处皆有;但从白人搬到美洲之后,红番人口就逐渐减少,传到现在,几乎尽被消灭。由此便可见天然淘汰力,也可以消灭很大的民族。政治力和经济力比较天然淘汰比较天然淘汰力还要快,更容易消灭很大的民族。此后中国民族如果单受天然力淘汰,还可以支持一百年,如果兼收政治力和经济力的压迫,就很难渡过十年。故在这十年之内,就是中国民族的生死关头。如果在这十年以内有方法可以解脱,我们的民族便要被列强的民族所消灭,纵使不至于全数灭亡,也要被天然力慢慢去淘汰。故此后中国的民族,同时受天然力、政治力和经济力的三种压迫,便见得中国民族生存的地位非常危险。

  中国受欧美政治力有压迫,将及百年。百年以前,满人据有我们的国家,仍是很强盛的。当时英国灭民印度,不敢来灭中国,还恐中国去干涉印度。但是这百年以来,中国便失去许多领土。由最近推到从前,我们最近失去的领土是威海卫、旅顺、大连、青岛、九龙、广州湾。欧战以后,列强想把最近的领土送回,象最先送回的有青岛,最近将要送回的有威海卫,但这不过是中国很小的地方。从前列强心理,以为中国永远不能振作,自己不能管理自己,所以把中国沿海的地方象大连、威海卫、九龙、等处来占领,做一个根据地,以便瓜分中国。后来中国起了革命,列强知道中国还可以有为,所以才打消瓜分中国的念头。当列强想瓜分的论调。列前一点的失地,是缅甸、安南。安南之失,中国当时还稍有抵抗,镇南关一战,中国还获胜仗。后来因被法国恐吓,中国才和法国讲和,情愿肥安南让与法国。但是刚在讲和前几天,中国的军队正在镇南关、谅山大胜,法国几乎全军覆没;后来中国还是求和,法国人便以为很奇怪。尝有法国人对中国人说,“中国人做事真是不可思议,就各国的惯例,凡是战胜之日,反要割地求和,送安南到法国,定种种苛虐条件,这直是历史上战胜求和的条例。”中国之所以开这个先例的原因,是由于满清政府太糊涂。安南和缅甸本来都是中国的领土,自安南割去以后,同时英国占据缅甸,中国更不敢问了。又更拿前一点的失地说,就是黑龙江、乌苏里。又再推到前一点的失地,是伊犁流域。霍罕和黑龙江以北诸地,就是前日俄国远东政府所在的地方,中国都拱手去外人,并不敢问。此外更有琉球、暹罗、蒲鲁尼、苏绿、爪哇、锡兰、尼泊尔、布丹等那些小国,从前都是来中国朝贡过的。故中国最强盛时代,领土是很大的。北至黑龙江以北,南至喜马拉亚雅山以南东至东海以东,西至葱岭以西,都是中国的领土。尼泊尔到了民国元年,还到四川来进贡,元年以后,以西藏道路不通,便不再来了。象这样讲来了,中国最强盛时候,政治力量也威震四邻,亚洲西南各国无不以称藩朝贡为荣。那时欧洲的帝国主义还没有侵入亚洲,当时亚洲之中,配讲帝国主义的只是中国。所以那些弱小国家,都怕中国,怕中国用政治力去压迫。至今亚洲各弱小民族,对于中国还是不大放心。这回我们国民党在广州开大会,蒙古派得有代表来,是看我们南方政府对外的主张是否仍旧用帝国主义。他们代表到了以后,看见我们大会中所定的政纲是扶持弱小民族,毫无帝国主义的意思,他们便很赞成,主张大家联络起来,成一个东方的大国,象这项要赞成我们主第的情形,不但是蒙古如此,就是其他弱小民族也都是一样,现在欧洲列强,正用帝国主义和经济力量来压迫中国,所以中国的领土便逐渐缩小,就是十八行省以内也失了许多地方。

  自中国革命以后,列强见得用政治力来瓜分中国是不容易的,以为从前满洲征服过了中国,我们也晓得革命,如果列强还再用政治力来征服中国,中国将来一定要反抗,对于他们是很不利的。所以他们现在稍缓其政治力来征服我们,便改用经济力来压迫我们。他们以为不用政治力来征服我们,便改用经济力来压迫我们。他们以为不用政治力来瓜分中国,各国在欧洲的冲突到底还免不了。故由巴尔干半岛问题,便生出了欧洲大战。他们自己受了许多损失,许多强国象德国、奥国都倒下来了。俣是全心全意的帝国主义,现在还没有改革,英国、法国、意大利仍旧〈把〉帝国主义继续进行。美国也抛弃“门罗主义”,去参加列强,一致行动。经过了欧战以后,他们在欧洲,或者把帝国主义一时停止进行;但是对于中国,象前几日各国派二十多只兵船来***,广州人民便立时觉得痛痒,大家生出公愤。就是全人民也起公愤。故政治力的压迫,是容易觉得有痛痒的;但是受经济力的压迫普通人都不容易生博学,象中国已经受过了列强几十年经济力的压迫,大家至今还不觉得痛痒。弄到中国各地都变成了列强的殖民地,全国人至今还只知道是列强的半殖民地,这半殖民地的名词,是自己安慰自己,其实中国所受过了列强经济力的压迫,不只是半殖民地,比较全殖民地还要厉害。比方高丽是日本的殖民地,安南是法国的殖民地;高丽人日本的奴隶,安南人做法国的奴隶。我们动以“亡国奴”三字讥诮高丽人、安南人,我们只知道他们的地位,还不知道我们自己所处的地位实在比不上高丽人、安南人。由刚才所说的概括名义,中国是半殖民地,但是究竟是那一国的殖民地呢?是对于已经缔结了条约各国的殖民地,是做各国的殖民地;我们不只做一国的奴隶,是做各国的奴隶,比较起来,是做一国的奴隶好些呀,还是做各国的奴隶好些呢?如果做一国的奴隶,遇到了水旱天灾,做主义的国家,就要拔款来赈济,以为这是自己做主人的义务,分内所当为的。做奴隶的人民,也视为这是主人应该要救济的,但是中国北方前几年受民天灾,各国不视为应该要尽的义务,拔款来赈济,只有在中国内地的各国人,来提倡捐助赈济灾民。中国人看见了,便说是各国很大的慈善。不是他们的义务,和主人的国粗对于奴隶的人同,便差得很远。由此便可见中国还比不上安南、高丽。所以做一国的奴隶,比较做各国的奴隶地位是高得多,讲到利益来又是大得多。故叫中国做半殖民地,是很不对的。依我定一个名词,应该叫做“次殖民地”。这个“次”字,是由于化学名词得来的,如次亚磷便是。药品中有属磷质而低一等者名为亚磷,更低一等者名为次亚磷。又如各部官制,总长之下低一级的,就叫做次人一样,中国人从前只知道是半殖民地,便以为很耻辱,殊不知实在的地位还要低过高丽、安南。故我们不能说是半殖民地,应该要叫做次殖民地。

  此次广东和外国争关馀,关税馀款本该是我们的,为什么要争呢?因为中国的海关被各国拿去了。我们从前并不知道海关,总是闭关自守,后来英国到中国来叩关,要和中国通商,中国便闭关拒绝。英国用帝国主义和经济力量联合起来,把中国的关打开,破了中国的门户。当时英国军队已经占了广州,后来见广州站不住,就不要广州,去要香港,并且又要赔款。中国在那个时候,没有许多现钱来做赔款,就把海关押到英国,让他们去收税。当时满清政府计算,以为很长久的时间才可以还清,不料英国人得了海关,自己收税,不到数年便把要求的赔款还清了。清廷皇帝才知道清廷的官吏很腐败,从前经理征收关税的中饱的大毛病,所以就把全国海关都交给英国人管理,税务司也尽派英国人去充当。后来各国因为都有商务之大小为用人之比例。所以弄到现在,全国海关都在外人的手内。中国同外国每立一回条约,就多一回损失,条约中的权利总是不平等,故海关则都是由外国所定,中国不能自由更改。中的国关税,中国人不能自收自用,所以我们便要争。

  现在各国对于外来经济力的压迫,又是怎样对待呢?各国平时对于外国经济力的侵入,都是用海关作武器,来保护本国经济的以展。好比在海口上防止外来军队的侵入,便要筑炮台一样。所以,保护税法就是用关税去抵制外货,本国的工业才可以发达。象美国自白人灭了红番以后,和欧洲各国通商,当时美国是农业国,欧洲各国多是工业国,以农业国和工业通商,自然是工业国占胜利,故美国就创出保护法,来保护本国的工商业。保护税法的用意,是将另国的入口货特别加以重税,如进口货物值一百元的,海关便抽税一百元或八十元,各国通例都是五六十元,抽这样重的税,便可以令别国货物的价贵,在本国不能销行;本国货物无税,因之价平,便可以农业畅销。我们中国现在怎样的情形呢?中国没有和外中通商以前,人民所用货物,都是自己用物工制造,西人说“男耕女织”,便可见农业和纺织工业是中国所固有的。后来外国货物进口,因为海关税轻,所以外来的洋布价贱,本地的土布价贵,一般人民便爱穿洋布,不穿土布,因之土布工业就被洋布打灭了。本国的手工工业便从此失败,人民无职业,便变成了许多游民。这就是外国经济力压迫的情形,现在中国虽然仍有手工业织布,但是原料还要用洋纱。近来渐有用本国棉花和外中机器来纺织布的。象上海有很多的大纱厂、大布厂,用这些布厂纱厂本来逐渐可抵制洋贷,但是因为海关要抽重税,进行到内地各处还要抽厘金。所以中国不独立没有保护税法,并且是加重土货的税去保护洋货。当欧战时,各国不能制造货物输入中国,所以上海的纱厂布厂一时很发达的,由此所得的利益极大,对本分利,资本家极多。但欧战以后,各国货物充斥中国,上海的纱厂布厂。从前所谓赚钱的,至今变成亏本了,土货都被洋货打败了。中国关税不特不来保护自己,并且要去保外人,好比自己挖了战壕,自己不但不能去打敌人,并且反被敌人用来打自己。所以政治力的压迫是有形的,最愚蠢的人也容易看见的;经济力的压迫自己,所以中国自通商以后,出入口货物之比较,有江河日下之势。前十年调查中国出入口货物,相差不过二万万元。近来检查海关报告表,一九二一年进口货超过出口货是五万万元。比较十年前已加多两倍半。若照此推算,十年后也加多两倍半,那么进口税〈货〉超过出口货便要到十二万万五千万。换一名话说,就是十年之后,中国单贸易一项,每一年要进贡到外国的是十二万万千万元。汝看这个漏卮是大不大呢!

  经济力的压迫,除了海关税以外还的外国银行。现在中国人的心理,对于本国银行都不信用,对于外争持便非常信用。好比此刻在我们广东的外国银行便极有信用,中国银行毫无信用,从前我们广东省立银行发出纸币,尚可通用,此刻那种纸币毫不能用,我们现在只用现银。从前中国纸币的信用不及外国纸币,现在中国的现银仍不及外国银行的纸币,现在外国银行的纸币,销行于广东的总数当有几千万,一般人民都情愿收藏外国纸币,不情愿收藏中国现银。推之上海、天津、汉口各通商口岸,都是一样,推究此中原因,就是因为中了经济压迫和毒,我们平常都以为外国人很有钱,不知道他们是用纸来换我们的货物,他们本来没有几多钱,好多都是我们送到他们的一样,外国人现在所用的钱,不过印出几千万纸,我们信用他,他们便有了几千万钱。那些外国银行的纸币,每印一元只费几文钱印成的纸,他的价值便称是一元功十元功一百元,所以外国人不过是用最少之价值去印几千万元的纸,用那几千万元的纸来换我们几千万块钱的货物。诸君试想这种损失是大不大呢?为什么他们能够多印纸,我们不能够照样去印呢?因为普通人都中了外国经济压迫的毒,只信用外国,不信用自己所以我们印的纸便不能通行。

  外国纸币之外,还有汇兑。我们中国人在各通商口岸汇兑钱,也是信用外国银行,把中国的钱都交外国银行汇兑,外国银行代中国人汇兑,除汇钱的时候赚千分之五的汇水以外,并强赚两地的钱价,在交钱的时候又赚当地银元合银两的折扣。象这样钱价折扣的损失,在汇钱和交钱的两处地方总算起来,必须过百分之二三。象由广东外国银行汇一万钱到上海,外国银行除了赚五十元汇水以外,另外由毫银算成上海规〈元〉银的钱价,他们必定把广东毫银的价格算低,把上海规元银的价格抬高,由他们自由计算,最少必要赚一二百元,到了上海交钱的时候,他们不交规元银,只肯交大洋钱,他们用规元银折成大洋钱。必压低银两的市价抬高洋钱的市价,至少又要赚一二百元。故上海、广州两地之间,汇兑一万块钱,每次至少要〈损〉失二三百元。所以用一万块钱在上海、广州两地之间汇来汇去,最多不过三十余次,便完全化为乌有。人民所以要受这些损失的原因,是因为中了外国经济压迫的毒。

  外国银行在中国的势力,除了发行纸币和汇兑以外,还有存款。中国人有了钱,要存到银行内。不问中国银行的资本是不是小,每年利息是多是少,只要知道是中国人办的,便怕不安全,便不敢去存款。不问外国银行是有信用没有信用,他们所给的利息是多是少,只要听到说是外国人办的,有了洋招牌,便吃了定心丸,觉得极安全,有钱便送进去;就是利息极少,也很满意。最奇怪的是辛亥年武昌起义以后,一般满清皇室和满清官僚怕革命党到了,要把他们的财产充公,于是把所有的金银财宝都存到各处外国银行,就是没有利息,只要外国人收存,便心满意足。甚至象清兵和革命军在武汉打*打改了的那几日,北京东交民*的外国银行所收满人寄存的金银财宝不计其数,至弄到北京所有的我国银行都有钱满之患,无余地可以再存;于是后来存款的,外国银行对于存款人不但不出息钱,反要向存款人取租钱,存款人只要外国银行收存款,说到租钱,外国银行要若干。当时调查全国的外国银行所收中国人的存款,总计一二十万万。从此以后,中国人虽然取回了若干,但是十几年以来,一般军阀官僚象冯国璋、王占元、李纯、曹锟到处搜括,所发的横财,每人动辄是几千万,他们因为想那些横财很安全,供子子孙孙万世之用,也是存入外国银行。所以至今外国银行所收中国人存款的总数,和辛亥年的总数还是没有什么大加减。外国银行收了这一二十万万存款,每年付到存款人的利息是很少的,最多不过四五厘。外国银行有了这一二十万〈万〉钱,又转借到中国小商家,每年收到借款人的利息是很多的,最少也有七八厘,甚至一分以上。因此外国银行只任经理之劳,专用中国人资本来赚中国人的利息,每年总要在数千万。这是中国人因为要存款到外国银行,无形中所受的损失。普通人要把钱存到外国银行内的心理,以为中国银行不安全,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还是不甘心情愿,要把中国的钱存到外国银行,每年要损失这样大的利息呢?推究这个原因,也是中了外国经济压迫的毒。外国银行一项,在中国所获之利,综合纸票、汇兑、存款三种算之,当在一万万元左右。

  外国银行之外,还有运费。中国货物运去外国固然是要靠洋船,就是运往汉口、长沙、广州各内地,也是靠洋船的多。日本的航业近来固然是很发达,但是日本最先的时候只有一个日本邮船会社,后来才有东洋船会社、大阪商船会社、日清汽船公司航行于中国内地,航行于全世界。日本航业之所以那样发达,是因为他们政府有津贴来补助,又用政治力特别维持。在中国看起来,国家去津贴商船,有甚么利益呢?不知日本是要和各国的经济力相竞争,所以在水上交通一方面和各国缔结条约,订出运货方式的运费,每吨有一定的价钱。比方由欧洲货到亚洲,是先到上海,再到长崎、横滨。由欧洲到上海,比较由欧洲到长崎、横滨的路程是近得多的。但是由欧洲运货到长崎、横滨,每吨的运费,各船公司定得很平,至于由欧洲运货到上海的运费,中国无航业与他抵抗,各船公司定得很贵;故由欧洲运货到长崎、横滨,比较由欧洲运货到上海,每吨的运费还要便宜。因此,欧洲货物在日本出卖的市价,还要比在上海的平。反过来,如果中国货物由上海运去欧洲,出是比由长崎、横滨运去欧洲所费的运费贵得多。若是中国有值一万万块钱的货物运往欧洲,中国因为运费的缘故,就要加多一千万。照此计算,就是一万万之中损失一千万,中国出入口货物的价值每年已至十余万万以上,此十余万万中,所损失也当不下一万万元了。

  此外还有租界与割地的赋税、地租、地价三项,数目亦实在不少。譬如香港、台湾、上海、天津、大连、汉口那些租界及割地内的中国人,每年纳到外国人的赋税,至少要在二万万以上。象从前台湾纳到日本人的税,每上只有二千万,现在加到一万万。香港从前纳到英国人的税,每年只有几百万,现在加到三千万。以后当然照此例更行增加。其地租一项,则有中国人所收者,有外国人所收者,各得几何,未曾切实调查,不得而知,然总以外国人所收为多,则不待问了。这地租之数,总比之地税十倍。至于地价又年年增加,外人既握经济之权,自然是多财善贾,把租界之地平买贵卖。故此赋税、地租、地价三项之款,中国人之受亏每年亦当不下四五万万元。

  又在中国境内外人之团体及个人营业。恃其条约之特权来侵夺我们权利的,更难以数计,单就南满铁路一个公司说,每年所赚纯利已达五千余万。其他各国人这种种营业,统而推之,当在万万以上。

  更有一桩之损失,即是投机事业,租界之外人,每利用中国人之贪婪弱点,日日有小投机,数年一次大投机,尽量激发中国人之赌性热狂。如树胶的投机,马克的投机,每次之结果,则中国人之亏累至少都有数千万元。而天天之小投机事业,积少成多,更不知其数了。象这样的损失,每年亦当数千万元。

  至于战败的赔款,甲午赔于日本者二万万五千万两,庚子赔于各国者九万万两,是属于政治武力压迫的范围,当不能与经济压迫同论,且是一时的,不是永久的,尚属小事了。其他尚有藩属之损失、侨民之损失,更不知其几何矣。这样看来,此种经济的压迫真是厉害得很了。

  统共算起来:其一、洋货之侵入,每年夺我权利的五万万元;其二,银行之纸票侵入我市场,与汇兑之折扣、存款之转借等事,夺我利权者总在四五万万元;其三,出入货物运费之增加,夺我利权者约数千万至一万万元;其四,租界与割地之赋税、地租、地价三桩,夺我权利者总在四五万万元;其五,特权营业一万万元;其六,投机事业及其他种种之剥夺者当在几千万元。这六项之经济压迫,令我们所受的损失总共不下十二万万元。此每年十二万万元之大损失,如果无法挽救,以后只有年年加多,断没有自然减少之理。所以今日中国已经到了民穷财尽之地位了,若不挽救,必至受经济之压迫至于亡国种灭而后已!

  当中国强盛时代,每要列邦年年进贡,岁岁来朝。而列顾的贡品,每年所值,大约也不过百数十万元,我们便以非常的荣耀了。到了宋朝中国衰弱的时候。反要向金人进贡,而纳于金人的贡品每年大约也不过百数十万元,我们便以为奇职大辱。我们现在要进贡到外国每年有十二万万元,一年十二万万,十年就一百二十万万,这种经济力的压迫,这样大的进贡,是我们梦想不到的,不容易看见的,所以大家还不觉得是大耻辱。如果我们没有这样大的进贡,每年有十二万万一宗大款,那么我们应该做多少事业呢?我们的社会要如何进步呢?因为有了这种经济力压迫,每年要受这样大的损失,故中国的社会事业都不能发达,普通人民的生机也没有了。专就这一种压迫讲,比用几百万兵来杀我们来要厉害。况且外国背后更拿帝国主义来实行他们经济的压迫,中国人民的生机自然日蹙,游民自然日多,国势自然日衰了!

  中国近来一百年以内,已经受了人口问题的压迫。中国人口总是不加多,外国人口总是日日加多。现在又受政治力和经济力一齐来压迫。我们同时受这三种力的压迫,如果再没有办法,无论中国领土是怎么样大,人口是怎么样多,百年之后一定是要亡国灭种的。我们四万万人的地位是不能万古长存的。试看美州的红番。从前到处皆有,现在便要全数灭亡。所以我们晓得政治压迫的厉害,还要晓得经济的压迫更厉害。不能说我们有四万万人,就不容易被人消灭。因为中国几千年以来,从没有受过这三个力量一齐来压迫的。故为中国民族的前途设想,就应该要设一个什么方法,去打消这三个力量。




--------------------
“真善忍”是法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


花木兰 發表於: April 27, 2009 08:07 am



Advanced Member


群組: Admin
發表總數: 153
會員編號: 5
註冊日期: December 20, 2008


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三讲


  民族主义这个东西,是国家图发达和种族图生存的宝贝。中国到今日已经失去了这个宝贝。为什么中国失去了这个宝贝呢?我在今天所讲的意,就是中国为什么失去民族主义的原故来推求,并且研究我们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否真正失去。
  依我的观察,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已经失去了,这是很明白的,并且不只失去了一天,已经失去几百年。试看我们革命以前,所有反对革命很厉害的言论,都是反对民族主义的。试看我们革命以前,所有反对革命很厉害的言论,都是反对民族主义的。再推想到几百年前,中国的民族主义来,只看见对于满洲的歌功颂德,什么 “深仁厚泽”,什么“食毛践土”,从没有人敢说满洲是什么东西,近年革命思想发生之后,还有许多自命为中国学士文人的,天天来替满洲说话。譬如从前在东京办《民报》时代,我们提倡民族主义,那时候驳我们民族主义的人,便说满洲种族入主中华,我们不算是亡国:因为满洲受过了明朝龙虎将军的封号,满洲来推翻明朝,不过是历代朝延相传的接替,可说是易朝,不是亡国。然则从前做过中国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他也曾受过了中国户部尚书的官衔,比如赫德来灭中国,做中国的皇帝,我们可不可以说中国不是亡国呢?这些人不独是用口头去拥护满洲,还要结合一个团体叫做皇党,专保护满清皇帝,来消灭汉人的民族思想的。所有保皇帝的人,都不是满洲人,完全是汉人。欢迎保皇帝的人,多是海外华侨。后遇革命思想盛行之时,那些华侨才渐渐变更宗旨,来赞成革命。华侨在海外的会党极多,有洪门三合会,即致公堂。他们原来的宗旨,本是反清复明,抱有种族主义的;因为保皇帝主义流行到海外以后,他们就归化保皇帝,专想保护满清皇室的安全。故由种族主义的会党,反变成了去保护满洲皇帝。把这一件事看来,便可证明中国的民族主义完全亡了。
  我们讲到会党,便要知道会党的起源。会党在满清康熙时候最盛。自顺治打破了明朝,入主中国,明朝的忠臣义士在各处起来抵抗,到了康熙初年还有抵抗的。所以中国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被满洲征服。康熙末年以后,明朝遗了逐渐消灭,当中一派是富有民族思想的人,觉得大事去矣,再没有能力可以和满洲抵抗,就观察社会情形,想方法来结合会党。他们的眼光是很远大的,思想是很透澈的,观察社会情形也是很清楚的。他们刚才结合成种种会党的时候,康熙就开“博学鸿词科”,把明朝有知识学问的人几乎都网罗到满洲政府之下。那些有思想的人,知道了不能专靠文人去维持民族主义,便对于下流社会和江湖上无家可归的人,收罗起来,结成团体,把民族主义放到那种团体内去生存。这种团体的分子,因为是社会上最低下的人,他们的行动很鄙陋,便令人看不起,又用文人所不讲的言语,去宣传他们的主义,便令人不大注意。所以那些明朝遗老实在有真知灼见。至于他们所以要这样保存民族主义的意思,好比在太平时候,富人的宝贝自然要藏在很贵重的铁箱,当然要把宝贝藏在令人不注意的地方;如果遇到极危急的时候,或者要投入极污秽之中,也未可知。故当时明朝遗老,想保存中国的宝贝,便不得不把他藏在很鄙陋的下流社会中。所以满洲二百多年以来,无论是怎样专制,因为是有些会党口头的遗传,还可以保存中国的民族主义。当日洪门会中反清复明,为什么不把他们的主义保存在知识阶级里头呢?为什么不作文章来流传,如太史公所谓“藏之名山,传之其人”呢?因为当时明朝的遗老看见满洲开博学鸿词科,一时有知识有学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