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腐败——邓小平模式的最大“红利”
無頭像
斜月三星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529
註冊 2012-5-20
用戶註冊天數 3119
發表於 2014-8-5 06:58 
64.229.142.154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腐败——邓小平模式的最大“红利”
信源:解滨博客

中国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出现了井喷般的发展。 其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乃世界前所未有。 西方的经济学家们以现有的经济学理论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中国的经济奇迹,而中国的政治学者们用马克思主义理论也说不出个名堂来。 但有一点是国内外众多学者都同意的,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是既不可复制也不可效仿的,而且是难以持续的。 就连一些中共的官员也承认,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发展模式是以蔑视人权、低工资、低地价、摧毁环境等为代价的。 用不那么负面的语言,这些代价可以被说成是人权红利、人口红利、土地红利、环境红利。 但这些所谓的红利都趋于枯竭,差不多快吃完了。 再吃下去,中国就完蛋了。但人们却忽略了最大的一个红利,这就是腐败红利。 换句话说,中国这几十年的经济奇迹,是以腐败横行为代价的。 但正是有了对腐败的纵容,中国的经济才能在一夜之间出现奇迹。 在这个政治体制下,想搞活经济,就不能不腐败,甚至必须发展腐败才行。
按照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人们在物质资料生产过程中结成了生产关系。 生产关系是为生产力服务的。 当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状况时,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当生产关系不适合生产力状况时,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根据这个宇宙真理,于是就出现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就诞生了苏联,就生成了国际社会主义阵营,就打造出了红色中国。 “共产党”在中文的涵义,就是“大家都来生产”的党。
但是后来的实际情况和宇宙真理的预测发生了重大偏差。 宏伟浩荡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不但没有解放出宇宙最伟大的生产力,反而叫日薄西山的资本主义比的灰溜溜的,一个个气息奄奄,朝不保夕。 有一个叫赫鲁晓夫的苏联人做了一点改进,搞起了全民党和唯生产力论,却被毛泽东同志痛批为“苏修”。 主席不信邪,坚持原教旨社会主义,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结果如何呢? 我党说那是“十年动乱”或“十年浩劫”。
十年动乱结束后,总设计师同志痛定思痛,确信原教旨社会主义的路走不通了,于是他提出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尽管这句话的后半部分今天看起来十分尴尬,但前半部分却实现了。
邓小平同志是如何“解放生产力”的呢? 这就是回归人的本性。 人的本性是什么? 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是“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 这些都是中国的古训,也是中国的特色。 就拿俺爹来说吧,他当初加入共军的目的,绝不是实现共产主义,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而是想“吃白面馍,挎洋枪”。
中国特色中最鲜明的一个特色,乃是无官不贪。 为什么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是个官本位的社会呢?这是因为在中国当官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人人都想当官。 当官就是为了贪。 中国的官要是不贪的话,那么他们就失去了做官的动力。 所以,古时的中国就诞生了世界最大的贪官----和绅、刘瑾等。
其实毛泽东早就知道这个特色,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水至清则无鱼”,意思就是不给干部们一点好处,不让他们贪腐一点,谁TMD会给你卖力! 但他也知道自秦王朝统一中国以来,腐败就一直是每个朝代挥之不去、无法免疫的痼疾,无法根治,直至政权灭亡,改朝换代。 此所谓“政息人亡”。 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要共产党千秋万代掌权,就必须想法控制住腐败。 于是他变着法子搞政治运动,把共产党干部们整的死去活来。
毛泽东瞎折腾,把国家搞得一团糟。 文革结束后,邓小平开始搞资本主义。 但许多干部被毛泽东洗脑了几十年,他们不买邓小平的账。 邓小平不去跟那些原教旨主义老家伙们论理,而是让他们滚蛋。 但他们死不退位。 怎么办呢? 邓小平便让他们的子女顶替,或者把他们的子女提干,或者让他们进入“第三梯队”,这有点像1956年对资本家们实行的“赎买政策”。 在这种种威逼利诱面前,那些老家伙个个见利忘义,心甘情愿回家抱孙子去了。 腐败也就这么开始了。
当经济开始被搞活后,党的干部们心动了,个个都想捞一把,不然谁愿意守着个清水衙门啊。 但那个时候的干部们只是心动还不大敢行动。 于是邓总设计师身先士卒,让红二代们下海经商。 他的儿子下海了,紫阳同志的儿子紧跟后面“扑通”一声也跳下了海,接着就是王震同志,庆红同志,、、、、、、。 这么一来官二代们都争先恐后地跳到海里。 几年过后,他们个个赚得盆满钵满。 这时候的腐败已经初具规模了。 但老百姓可不是傻子,谁看了不眼红啊。 这也就导致了1989年的“那场风波”。
“那场风波”过去后,甚至就连很多党员对于伟光正也万念俱灰。 这是因为一个既不是老百姓选举出来的也不理睬老百姓呼声甚至开枪杀死老百姓的贪腐政权早已丧失其合法性,此所谓“执政危机”。 老是杀人也不是办法。 在这种情况下要维持其合法性,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搞一人一票,另一个是继续搞活经济,顺便也给那些穷鬼们分点甜头。 第一条路肯定会“亡党”,总设计师决定走第二条路,“南巡”。
主席说过:“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要搞活经济,首先就要搞活干部。 干部搞活了,什么都好办了。 官本位的社会,一切以官为主,这就是中国特色。 “南巡”后,本来有些对“猫论”还不甚理解的干部们终于吃了颗定心丸,也知道如何搞活经济了。
本来,国企私有化是对的,但谁也没料到那成千上万的国企居然在一夜之间就那么无声无息地蒸发了。 怎么会这样顺利呢? 那里面的猫腻,谁都知晓。 如果没有人靠瓜分国企而中饱私囊,如果那些干部们没有得到那么多的好处,谁敢去让那千百万工人下岗,谁愿意去干那逼迫女工当妓女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本来,盖工厂,拆旧房,征地造新楼,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全世界有任何国家的各地政府对拆迁、征地有过中国那么浓厚的兴趣吗? 古今中外,大概也只有中国动用武装警察参与强拆。 古今中外,只有中国动用荷枪实弹的公安参与征地。 拆迁、征地,关那些政府官员们屁事啊,他们那么积极卖力,那么歹毒心肠,这是为什么呢?
本来,政府官员们有那么一点性丑闻,这在世界各国都是不稀罕的。 但是全世界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官员们跟今日中国官员们那么普遍地包二奶、包养小三、通奸吗? 没有! 中国的男性官员们,无论老少丑俊,一律受到小三们的青睐和厚爱。 难道男人一当上中国的官就立即变得刚阳,变得性感,变得魅力四射了吗?
这里面的奥秘,谁都知道。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有这么一段话:“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法律;它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如果把这段话中的“资本”两字换成“中国官员”,不是更贴切中国的现实吗?
这么看来,中国经济奇迹的奥秘,就是把中国的各级干部变成了一个个实际上的资本家。 这些资本家靠着国家提供的原始股和纳税人缴纳的资金来“发展经济”。 他们把手中的职权变成赚钱筹码,变成个人提款机。 他们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打着发展经济的旗号为自己赚钱。 有了这种动力,他们就有了无穷无尽的积极性、创造性甚至雄性。 有这么多的无本万利的资本家来发展中国经济,中国经济不火起来才怪呢。至于那些眼红的老百姓,给他们一点残汤剩水他们就感激涕零,三呼万岁了。 毕竟,他们的日子确实比很久以前过的好多了。
如果你不相信我这一番分析,那我问你:为什么中国的公务员考试成了中国有史以来最热门、最难、竞争最激烈的考试呢? 为什么中国官员公布财产居然拖了这么多年还遥遥无期呢? 为什么那么多的贪官被判刑甚至枪毙了,还是有那么多的人绞尽脑汁想升官呢?
你可以说,政府官员参与经济活动,直接获得种种好处,这不叫发展经济,而叫腐败。 对! 无论按照任何国家对于腐败的定义,中国的官员们所做的许多事情确实是腐败。 有的腐败是合法的和公开的,例如把国企贱卖到自家人手中,利用职权给自己亲属经商的机会,把自己的子女或亲属安插到政府部门里,公款旅游,公款吃喝,等等。 有的是非法的和秘密的,如收取开发商的贿赂,在政府投款中提取回扣,公款包养小三等。 但正是这些腐败,给了政府官员发展经济的动力。 如果有哪个政府官员不腐败,那才是怪事,反而会成为同类的公敌。 经济搞得越好,能够贪到的钱就越多,何乐而不为?
如果把中国的经济发展程度和中国官员贪污腐败的程度这两者的关系画出一条曲线来的话,这曲线一定是正相关的。 在1977年的时候,一个政府官员贪污了100元人民币,可能会要丢官,甚至会进监狱。 如今贪污10万元、100万元人民币算个什么?
的确,没有任何一个领导人公开号召过官员们搞腐败。 但也从来没有一个官员号召大家摧毁环境呀。 可是官员们不是在心照不宣地腐败,在摧毁环境吗? 腐败,就是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隐性杠杆,就是中国发展经济的最高代价,也可以说是中国模式的最大“红利”。
这就成功地解释了为什么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搞不过“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的经济。 在资本主义国家也许有些资本家出面竞选政府官员,但那些国家能够把所有的政府官员都变成资本家吗? 一个国家的政府官员和民间资本家们串通一气搞经济,要是还搞不活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这也就是为什么无论用西方现有的经济学理论还是用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都无法解释中国的经济奇迹。 但是用中国话的两个字就可以解释这一世界奇迹:“猫论”。
“猫论”,就是不计一切代价,不惜任何手段去达到目的。 这个目的确实达到了。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中国发展经济的代价太大了,手段也太恶劣了,再也无法持续下去了。 总设计师说的“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那个理想越来越遥远了。 而主席同志说的“政息人亡”越来越迫近了。 到了习大大这一代,不得不正视现实了。 你以为他打老虎是闹着玩儿的啊?
其实,很多资本主义国家一开始也是充满罪恶的,但后来不大都改邪归正了吗? 中国为何不可以改邪归正? 这改邪归正,在中国就叫“政治体制改革”。 总设计师说过:“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通。”
确实,中国已经被既得利益集团操纵,任何人如果想推进哪怕一小步的体制改革,都会受到来自既得利益集团的强有力的抵抗。 但那些既得利益者有谁的屁股是干净的? 如今的官,随便找一个查一下,都可能是巨贪。 这不正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命门吗?
习大大打虎的目的还不甚清楚。 如果他不过是走毛泽东的老路,那么他打虎就不可能是长期的和持续性的,也打不完那么多的老虎。 打得太狠了,老虎们都撂挑子不干了,经济也要出问题。 但如果习大大明智一点,抓住这个契机扫平党内的障碍,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实现他的诺言,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把权力置于法治和民众监督之下,让经济健康地而不是畸形地发展,这既救了共产党,也避免中国出现新的动乱,何乐而不为? 国民党能做到的事情,共产党为什么就做不到?
事实上那些贪官们也知道他们的罪恶,这些天来总有人自杀。 有的人将自己所犯下的贪腐罪行和资本主义初期的“原罪”相提并论。 有人提出“赦免论”,即有条件地赦免贪腐官员,通过这种“赎买”来勾销那些贪官的“原罪”,以减少体制内阻抗,突破政治体制改革瓶颈,使中国走上民主法治的康庄大道。 我认为,这也未尝不是一个选项。 至少,这比暴力革命或大规模动乱要好。


無頭像
道力子
同道眾人
Rank: 2

帖子 155
註冊 2012-8-26
用戶註冊天數 3021
發表於 2014-8-5 14:23 
218.206.252.67
坏灭时期坏灭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