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深谋远虑的北极熊
無頭像
斜月三星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529
註冊 2012-5-20
用戶註冊天數 3111
發表於 2014-3-21 07:22 
50.100.116.198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深谋远虑的北极熊 zt
送交者: [url=user.php?user_id=33086]调侃军政[/url] 2014年03月19日12:48:0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作者:飞云
  飞云在3月3日的文章“乌克兰危机及克里米亚结局”中已经给出了乌克兰被俄国肢解,克里米亚先“独立”,然后归入俄罗斯的结局。短短半个月,这个过程已经以超快的速度完结。接下里的发展,将依然不出“乌克兰危机及克里米亚结局”这篇文章之预计。
  本文,飞云想通过克里米亚危机总结一下俄国的可怕之处。
  这次危机,使我们又一次领教到俄国人布局长远、紧抓战机、有勇有谋的特点,他们往往能够以短痛换长利、以小患易大益。
  先说长远布局。俄国从小国发展到今天,其疆域几乎横贯地球。“双头鹰”凶视东西两方(没有错,不是雄视,就是凶视)。他们一贯的长远策略便是人口战略。我们不难发现,除了车臣等少数地区,领土一旦归入俄国,原住民即逐渐很快消失。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其东方领土,原中国东北以上广大的地区。没过多长时间,那些地区就成了原种俄罗斯人及俄语的天下,东方肤色的原住民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就是要把占领的土地完全彻底的消化,不带“夹生”。否则,原住民第一永远向世人显示那块土地原来并不属于俄国,第二原住民时刻有可能给俄国带来麻烦。今天的车臣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原住民到了哪里?俄罗斯是如何“处理消化”原住民的?请有研究的朋友告诉读者。
  历史上本不属于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地区,如今的居民大多数竟为俄罗斯人。依仗这个“优势”,普京得以公投过关,强行吞并克里米亚。所以长久谋划于“人口”战略,俄国人够狠。克里米亚过关后,普京很可能继续利用人口优势一不做二不休继续谋划东乌克兰地区,进一步肢解乌克兰。
  俄国人历来极其霸道,但是他们从来都不“蛮干”,总是“讲道理”的。比如克里米亚公投,普京说是仿照科索沃模式。乍一听有些道理,可是如果车臣也想搞个公投从俄罗斯独立出来,不知普京是否同意?
  这就又引出俄国人出色的战机捕捉能力。
  飞云一再提到,美国软弱的民主党人执政是世界的乱源(参见原作:《从奥巴马到杜鲁门,民主党外政演义》)。俄国人在民主党人杜鲁门执政时期坐实了中国红色同盟,通过韩战坐实了北韩同盟,大胆切断西柏林交通线。在民主党人肯尼迪和约翰逊时期,通过制造的古巴导弹危机解除了美国在土耳其和意大利的对苏导弹优势。在亚洲把美国拖入越南战争。
  1979年,俄国(苏联)更在民主党人卡特在任期间悍然入侵了阿富汗。民主党人克林顿执政时期,俄国强行出兵科索沃,视美国为无物。
  另一方面,历史上在共和党人执政时期,俄国人总体上表现都比较“乖”。这可不是巧合,说巧合就是小看了俄国人啊。
  如今民主党人、和平奖获得者奥主席当政,正是普京显示“铁汉”、大显威风、大得好处的良机。
  故克里米亚危机,俄国将利用最佳战略机遇,以最小代价再一次扩展俄国版图。由于民主党人一以贯之的窝囊,不出飞云所料,世界必会效仿俄罗斯,全球会更加动荡不安。
  懦弱招祸乃铁律,自古知兵非好战;义胆铁肩闻虎啸,可叹熊罴称好汉。
作者:飞云
  飞云在3月3日的文章“乌克兰危机及克里米亚结局”中已经给出了乌克兰被俄国肢解,克里米亚先“独立”,然后归入俄罗斯的结局。短短半个月,这个过程已经以超快的速度完结。接下里的发展,将依然不出“乌克兰危机及克里米亚结局”这篇文章之预计。
  本文,飞云想通过克里米亚危机总结一下俄国的可怕之处。
  这次危机,使我们又一次领教到俄国人布局长远、紧抓战机、有勇有谋的特点,他们往往能够以短痛换长利、以小患易大益。
  先说长远布局。俄国从小国发展到今天,其疆域几乎横贯地球。“双头鹰”凶视东西两方(没有错,不是雄视,就是凶视)。他们一贯的长远策略便是人口战略。我们不难发现,除了车臣等少数地区,领土一旦归入俄国,原住民即逐渐很快消失。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其东方领土,原中国东北以上广大的地区。没过多长时间,那些地区就成了原种俄罗斯人及俄语的天下,东方肤色的原住民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就是要把占领的土地完全彻底的消化,不带“夹生”。否则,原住民第一永远向世人显示那块土地原来并不属于俄国,第二原住民时刻有可能给俄国带来麻烦。今天的车臣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原住民到了哪里?俄罗斯是如何“处理消化”原住民的?请有研究的朋友告诉读者。
  历史上本不属于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地区,如今的居民大多数竟为俄罗斯人。依仗这个“优势”,普京得以公投过关,强行吞并克里米亚。所以长久谋划于“人口”战略,俄国人够狠。克里米亚过关后,普京很可能继续利用人口优势一不做二不休继续谋划东乌克兰地区,进一步肢解乌克兰。
  俄国人历来极其霸道,但是他们从来都不“蛮干”,总是“讲道理”的。比如克里米亚公投,普京说是仿照科索沃模式。乍一听有些道理,可是如果车臣也想搞个公投从俄罗斯独立出来,不知普京是否同意?
  这就又引出俄国人出色的战机捕捉能力。
  飞云一再提到,美国软弱的民主党人执政是世界的乱源(参见原作:《从奥巴马到杜鲁门,民主党外政演义》)。俄国人在民主党人杜鲁门执政时期坐实了中国红色同盟,通过韩战坐实了北韩同盟,大胆切断西柏林交通线。在民主党人肯尼迪和约翰逊时期,通过制造的古巴导弹危机解除了美国在土耳其和意大利的对苏导弹优势。在亚洲把美国拖入越南战争。
  1979年,俄国(苏联)更在民主党人卡特在任期间悍然入侵了阿富汗。民主党人克林顿执政时期,俄国强行出兵科索沃,视美国为无物。
  另一方面,历史上在共和党人执政时期,俄国人总体上表现都比较“乖”。这可不是巧合,说巧合就是小看了俄国人啊。
  如今民主党人、和平奖获得者奥主席当政,正是普京显示“铁汉”、大显威风、大得好处的良机。
  故克里米亚危机,俄国将利用最佳战略机遇,以最小代价再一次扩展俄国版图。由于民主党人一以贯之的窝囊,不出飞云所料,世界必会效仿俄罗斯,全球会更加动荡不安。
  懦弱招祸乃铁律,自古知兵非好战;义胆铁肩闻虎啸,可叹熊罴称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