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法輪大法學會副會長金正皓《寫給師父的一封公開信》
zhenxiu (七點)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131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5072
發表於 2011-10-5 16:04 
114.160.71.146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近日網上爆出韓國法輪大法學會副會長金正皓《寫給師父的一封公開信》

敬愛的師尊:
您好!
我是韓國的金正皓。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想寫這封信,一再放棄的原因是不想讓您操心。盡管,我承受著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我一直沈默不語、不願解釋,一直向內找。我必須承認,由于我的不精進、學法不深,才被邪惡利用,影響到不少大法弟子被韓國政府遣返回中國大陸。每每念及同修曆經千辛萬苦才遠離邪惡,來到能夠自由練功的國度,卻最終前功盡棄,我深感對不起他們,更對不起師尊對我的教誨。
我的生命注定是大法洪傳路上的一顆鋪路石,對此我從未有過動搖。衆所周知,我把師父大作翻譯成韓文,幫助權洪大組建韓國法輪佛學會,也因此成爲權洪大的副手。我和權洪大合作一直很愉快,直到葉浩來韓國後,我們之間的關系開始改變了。葉浩那次來的具體年份我記不太清楚了,大概是2002年,就廉俊哲從韓國去美國的前一年。那一年太不平凡了,首先是權洪大變了,其次是廉俊哲通過與葉浩的長談、引見去了美國師父身邊。權洪大變得常人心太重,任人唯親,排擠同修,我們這些副會長基本被排擠甚至撤職,最後連開會也不通知我參加了。爲了大法,我專門到美國見您反映情況。
那是在2008年3月,我通過葉浩的安排上了山。我剛到美國,葉浩熱情地讓我住到他家,我覺得不方便,就婉拒了,住到了旅館堙A好像叫東方旅館。葉浩爲此有些不快。第二天,葉浩帶我上山,同行的還有他的老伴,開車的是他的女兒。上山後,您對我談了很多,讓我學會堅持,很多話現在還常索繞在耳邊,銘記在心中。在下山的路上,葉浩告訴我,本來是讓我住他家,以方便與我徹夜長談的,但我堅持住旅館,沒有機會了。我說聊什麽,在哪不能聊?于是葉浩問我,覺得廉俊哲修的如何,我說,都修到師父身邊了,應該不錯吧!沒料到葉浩說,什麽呀,要不是我哪有他今天?你也知道,當年在韓國廉俊哲大晚上到我房間找我長談,我們談得十分投機,到美國後我才逐步把他安排到現在的位置。現在的大法,離開我領導的佛學會和明慧網,還怎麽能把國外和國內的學員組織起來?你老金我是知道的,耿直,但要識時務。要不你晚走幾天住我家去,咱們好好聊聊。聽到這堙A我想起師父您給我說的話,就堅決拒絕了他,也下定了決心今後不再與葉浩聯系。
通過這次上山,我徹底看穿了葉浩的真面目,也不禁想到廉俊哲是權洪大與師父的聯系紐帶,如果廉俊哲受到葉浩的控制,那麽權洪大在韓國所奉行的所謂師父的指示就都是葉浩的指示,這太可怕了。廉俊哲上山後,權洪大對待以前老弟子的態度開始改變,一心任用私人,忙于爭權奪利,弄得韓國法輪佛學會烏煙瘴氣,參加大法活動的弟子越來越少。這幾年,相比周邊,韓國大法洪傳形勢明顯不如以前,當年一批大法弟子被遣返回中國大陸,究其根源,與葉浩、權洪大等協調人的常人心有關。
我近來身體越來越差,幾近失聰,行動不便。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您,所以只能把這封電子郵件發給同修,盼望收到信的同修能擦亮眼睛,防微杜漸,用心精進,也請有機會見到師父的同修表達我的心情:大法弟子金正皓永遠愛戴您,我對大法九死不悔,惟願大法洪傳,期盼早日與師父一同回家。